2010年1月1日 星期五

關於滑板的那些歲月

在國中時,好友意外的在某個地方撿到了一塊滑板,以當時估計那塊滑板的價值大概四千至五千,算是當時不錯的板。於是這一塊滑板為一群苦悶的少年帶來了一些歡樂。下課時、掃地時我們都在走廊上瘋狂的練習滑板,甚至豚跳。每練一次豚跳好像都快把三樓的水泥走廊震垮,不過當時的我們什麼都看不見,就是一直這樣在學校胡鬧,氣到老師大怒。



當時的我還是相當叛逆的。後來滑板技巧較熟之後,甚至還直接溜滑板到學校,在自修時間從教室前的一整排走廊滑行而過,或是故意在女生班前面的走廊滑行、或玩弄技巧。 XD

後來存錢存了很久,終於有了自己的第一塊滑板,當時是和班上朋友一起去組的板,每個人都選了自己喜歡的圖樣 (結果後來這群朋友豚跳都還沒練好就沒繼續練下去了)。過了一陣子,一個人在家附近的公園認識了第一群滑板的朋友,這群滑板的朋友從 13 歲到 33 歲都有。

有一段時間常在學校的禮堂前練板,從大樓梯一躍而下,或 kick-flip , heel-flip 或 180 Ollie 等等,引來眾人*側目*。那時候因為還沒有所謂的極限運動場,我們只能找合適的場地練習,有的地方可能會被附近的居民抗議太吵,或說我們破壞地磚。。正因為場地並沒有很豐富可以用來練卡招 (Sliding 之類) 或像是滑溜碗那樣可以玩的技巧,於是我們練最多的都是地板招式。



後來讀大學,玩板的人又更少了,甚至沒有。再加上開始迷戀古典鋼琴,於是滑板就被我荒廢了將近 6,7 年之多。一直到了上上個禮拜,我在某個電視片段中看到了那些過去迷戀的滑板技巧影片,我想,要是再不回去玩,再過幾年也沒有身體可以給我摔了,於是立刻就跑去組了一塊板。 :-P


接著和以前玩板的朋友聯絡上,才知道朋友因為摔太多,摔怕了,後來就再也沒練習,真是覺得有些可惜。不過在我強力說服之下,還是把朋友找去台南的極限運動場練板了。我發現在那玩地板招的人似乎不是這麼多。聽朋友說,後期有了運動場之後,進來玩滑板的人大多都是練跟設施有關的技巧。



這麼多年沒玩板,我一上板之後居然還能順利完成豚跳 (Ollie) 的動作,還真是不可思議!不過嘗試過滑溜碗之後,發現這真是一個會讓人上癮的東西!速度感是會讓人上癮的。

總之,熱血回來了,發文以此紀念。祝我順利。

# 後來還得知,以前的好友阿佑現在已經是選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