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27日 星期二

壹貳柒

有一段時間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麼樣過去的。像是空白的一樣。今年回外婆家,我已經快兩三年沒見過外婆了,上次見她,是三年前,爺爺中風過世,那時父親心臟病住院,一連串發生許多事情,都快沒有力氣了。如今見外婆,心情也複雜許多,一個人要孤單的待在一棟公寓裡頭住如此久的時間是不容易的,況且爺爺又過世,有好長一段時間也都是以淚洗面,以前眷村認識的老伴也都一一辭別,一個人獨處的孤單可想而知。

然後過了這麼久,我畢業了,接著當完了兵。年初來臨。

看著外婆開心、我心裡也不自覺的溫暖了起來。我特別了解這份感覺,忍受孤寂、忍受等待、等待如此漫長的歲月,只期待與所愛的人相遇,而相見卻又如此短暫。眨個眼,又要再次分離回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子。我不禁為外婆覺得心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