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8月12日 星期二

愛經述異

Amulet 願意付出自己的所有來擁有 Eros 的愛,甚至連肉身被 Eros 伯爵啃食都無所謂,Amulet 那樣彭拜的愛,讓連讀者的我都能感受到她那樣的熱切、嫉妒。

一個身陷在愛情中的女性大概就是如此吧,她生活的全部就是愛情,就是 Eros,Eros 任何一點細微的變化都牽動著 Amulet 的心。但 Eros 伯爵卻受 Lady Helen 這睡美人牽動著,隨便醒來說幾句話都可以搶走 Amulet 的愛。

Amulet 雖曾經得到 Eros 的愛,但最後仍失去了,儘管她不管怎樣的委屈自己,都無法喚回 Eros 的愛。最後她失意的躺在浴缸內斷腕放血意圖自殺,如 John Everett Millais 畫筆下的 Ophelia 倒臥在池畔中一樣的淒美。

我不是很喜歡本書結束和開始的部份,但書中 Amulet 和 Eros 的互動卻著實的吸引著我。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