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尋找」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這一連串的結果或者乏味的過程已經讓我不想再起身了,要怎麼樣就隨命運去吧。

既然過去的命運已成了既定的事實,我又能如何?我只能繼續的漂泊嗎?我莫名的回到低潮之中。

在這糜爛的假日中,我是該做些什麼,但又提不起勁。我一定得做些什麼的阿,總不能讓時間白白消逝。繼續的漂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