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尋找」是一件多麼不容易的事情,這一連串的結果或者乏味的過程已經讓我不想再起身了,要怎麼樣就隨命運去吧。

既然過去的命運已成了既定的事實,我又能如何?我只能繼續的漂泊嗎?我莫名的回到低潮之中。

在這糜爛的假日中,我是該做些什麼,但又提不起勁。我一定得做些什麼的阿,總不能讓時間白白消逝。繼續的漂泊嗎?

2008年7月26日 星期六

『張惠妹不碰政治,中國的民眾用政治碰她,中國當局拿她唱中華民國國歌禁她;到中國投資的台商也從不談政治,中國當局照樣以「綠色台商」為由點名許文龍,導致奇美股價受創-- 這樣的事件能夠一再重演,不斷為中國所利用,原因很簡單:你不談,他談;你怕,就有效。接下來如果奇美因此就範,中國就控制了台商;如果阿妹就範,中國就馴制了台灣藝人。既然貼個「綠色xx」標籤,就能夠讓某個行業、某個領域噤若寒蟬,那個中國當局只要繼續炮製,就可以讓到中國的台灣人毫無聲音。 ...(略) 杭州歌迷辱罵阿妹,不讓上台的事件會發生,就在正常也不過了!阿妹都壓下來了,還有什麼不能壓的?』 Quote from 《守護民主台灣 - 張惠妹事件能給台灣社會什麼省思和警覺?》向陽著

2008年7月25日 星期五

W


最近在部隊裡面都在玩 WSH , VB , Regedit 。只有這些可以給我玩了,我還需要 OLE 和 ActiveX ....

我一定是瘋了。

----
幾乎每天都加班,加班到一兩點,本部電腦老舊,老是出問題,一整天接不完的電話,上級單位來的電話也不少。但也接觸了不少東西。

譬如說 CISCO。

基於現在的環境,機房和網路是我可以發揮學習的空間,學習的方向又多往一面發展。由於事情很多,所以也靜不太下心來讀 SICP。

大多是在想辦法簡化裡頭繁瑣的工作。 (好讓我能爽的時間能多一點?)

晚上的時間我能寫點 Code,算是一整天下來唯一可以 get some fun 的時候。

想學的事情怎麼這麼多?過了兩個禮拜,終於開始放四天的假了,結果第一天的早上升級完Ubuntu,Ubuntu 就爆炸了,下午則是幫我弟修電腦修去了 (在部隊裡面就已經修到要吐了)。

明天很想上台北參加 jserv 的 seminar,但是我已經沒力氣了,而且也沒有錢 (都拿去買書了)。

2008年7月14日 星期一

昨晚突然又夢見了你。 情節我記不得,但我知道,四周都是溫暖的。

2008年7月13日 星期日

,這是一本講海的小說,厚度近八百頁的一本小說。吸引我帶他回家的原因,卻只是因為他封面那神秘的眼。

今晚我打開此書閱讀,卻沒想到欲罷不能。

一個迷戀海的人、迷戀鯨魚的人,他們都被海洋以及海洋中神秘的事物所吸引著。比起吸引著我的電腦中的精緻小巧的世界,怎麼在短短幾分鐘內,我突然覺得海的吸引力比我想像中的大的多。

更令人著迷的是,他們仔細的描述著那些海洋生物的種種。

Links:
群-真的還假的?

衝動

近日購入一本 Security Warriors,由 O'Reilly 出版,挺不錯。接下來應該還會購入兄弟書 Security Power Tools。

另外有幾本我後悔了,所以就擱在某便利超商,沒有領回。不過按照某網路書店的遊戲規則,取貨之後要退還就需要自己負擔郵資、處理費,何不放著等他十日之後自動收回?不過此舉會留下未取件紀錄就是了。

所以我也才發覺我最近許多事情怎麼總是依賴著『衝動』兩字來行動?凡事真該三思而後行。總不能讓 "閱讀" 這個標籤都放滿了雜七雜八的紀錄。

而且我發覺我讀小說的慾望似乎沒有比讀技術書籍的慾望來得大?不過,我正在努力培養中...

前些陣子也弄了一本 Common Practical Lisp 來讀讀,Lisp 確實非常獨特,不過我想這些東西都先擺在觀望的位置就好了。

不用等夏天到,我的房間就已經非常悶熱,我很難想像北極冰山融化之後,全球溫度繼續高漲,我的房間又會是什麼樣的一個情形。 -__- 雖然每天都有天然的冰烏龍茶可以緩和我身體的溫度,讓我好點閱讀,但這總不是長久的避暑之計阿。
sigh i have too many things to do , too many books to read ...
這就是忍不住又殺了 a piles of books 的後果。根本就是自不量力啊 ...

半夜聽 Mikhail Pletnev 的 Scriabin Prelude 真的很合適。冰晶一般的夜晚,我喜歡這樣的形容。 :)

2008年7月6日 星期日

男人都該知道的女人秘密

男人都該知道的女人秘密的圖像

今天在書局翻了一下這本書,前面有個部份列出了一個女主角一整天在想些什麼的紀錄表,真的是整天都想著伴侶。看完,還真的有種 "老天,你們該不會都是這樣想的吧?" 好像很多女生都是這樣想的嗎? ( 迷之音: 對阿!我就是這樣想的阿!)

2008年7月5日 星期六

Chopin Nocturne Op62 No1


昨天去誠品時,一進大門,就聽見從遠方音響傳來微弱的琴音,細細一聽發現這是蕭邦的 62 號夜曲作品,Nocturne 為夜神之意,稱之為夜神一點也不為過,聽著旋律宛宛道來,冰晶一般的顫音穿透大理石的地板。

當時突然有種遇見老朋友的感覺,聽見了許多回憶。

2008年7月4日 星期五

RainDance

收假回去馬上就開始忙碌的資訊站生活。每天早上起來接不完的電話,掛下電話之後馬上又是鈴聲響起,做不完的事情,又一直 blow my buffer。

整個很容易瘋掉。這應該只是一段過渡期而已,我想。

不要再出那種 666 Line 的問題了,不然我們也只能一直跳 RainDance。上頭那邊也把程式寫好點吧,真是讓人暈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