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日 星期一

這禮拜留守,被留下來佈置堅固陣地防禦的場地,一早起來就開始裝沙袋,裝的也不多,大概只有 50 多袋而已,每袋都很輕,大概只有三十公斤多。

裝好的沙袋都是在獨木橋底下,還得從下面把全部搬上地面,接著再搬去各地點配置掩體.... 真是有夠夭壽。若是整個連來幫忙就算了,但該死的只有連長、兩個上士學長,加上我們兩個下士...

把整個場地搞的像野戰一樣。中校營長看到,說「你們一定要搞得這麼硬嗎」

這個時候如果有安官可以卡就爽啦,偏偏都輪不到我 orz

「不用上哨了啦,叫那個誰續卡就好了」

想說要累就累到底了,中午和晚上就去庫房練啞鈴、伏地挺身。

終於過完了兩天,出了營區。在車站門口遇到一個推銷英語課程的可愛女生,很大方一開始就主動和我握手

「先生 你常去健身房嗎?看你體格還不錯耶」

雖然假話總是比較多,但遇到這個熱情的女生心情還是變得愉悅許多。

話說指揮官說我們連是這幾十年來看到最有士氣的連... 還說要幫我們做紀念光碟,把我們連的事蹟放在指揮部史室。還對其他連的連長說叫他們來我們連上看看我們怎麼實施整訓。

但我覺得有點扯,我們連精實是精實,不過也沒精實到這種程度吧? ( 難道之前整訓的連都太混了嗎? )

這次還是抽了時間讀 Professional Assembly Language,也都讀的差不多了。此書不僅有介紹 Gnu AS , Gdb , Linux System Call 等,且有談到 Advanced IA-32 features ,但我覺得這本書還是不夠完整。

等我有力氣再來寫點筆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