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19日 星期四

6/18 補

其實在部隊裡頭偶爾也有一些讓人覺得感動的地方,或許只有我這樣覺得?結訓完,移防時,部隊先遣已經先出去只剩下一些人,留守的下士都要輪流幫忙卡哨,其實卡安官算是非常輕鬆,一天代卡或續卡都還算可以接受,但苦的是夜間時段(會非常想睡),尤其是一整天搬裝備整理打掃擦槍下來,其實就已經想睡了,卡夜哨自然就會想打瞌睡,某天我在安官桌前硬撐著眼皮 (還是我不知不覺睡著?) 基訓營的某位長官從左前方走來,以為要被責難了,結果他看我一直快倒快倒的樣子,說 『看你剛剛就要睡要睡的樣子,有這麼累嗎?』 然後就拿了杯涼的請我。 真是溫馨

要講下一件事情之前要來介紹一下我的一個上士學長(上士一般來說都服役超過五年)。自從下部隊到現在,這個學長沒有笑過,不管怎麼樣都是板著一張臉,訓起人來也會讓人畏懼三分,只要他值星,部隊早晚的體能訓練就會非常精實。

這位學長也是在其他幹部作亂享福的時候,最有原則,最能把持住自己的一位。我從沒看過他在營區裡頭抽過煙,喝從外頭訂的飲料,或是任何輕浮的舉動,該指正的就會指正。

而,也許我從下部隊後,就一直繃著努力的在做事情、練體能,不知是學長也看得出來的原因,有時出包或出錯,頂多也只是被他念一下而已。

剛下部隊時,就是他值星,部隊每天三千外加其他各種加強訓練。因為學長是體幹班(1,2)出身,對體能訓練的方式變化挺多,剛下來時,我還真吃不消。

「加油阿士官!」他大叫著。

我腦中還存留著他當時的聲音。

整訓時,晚上我都會墊高作伏地挺身,有時他查舖見著,沒有罵人,只是說

「快睡吧!」

接著要講結訓測那天,我跑三千失常了,在最後一圈的時候(一圈一個營區)已經有很多人落隊了,但部隊仍是維持著速度往前跑,我不知是早上吃太多還是天氣太熱的關係,肚子竟然開始鬧痛,硬撐著,但還是落隊了,我在後頭忍痛跟著部隊跑。

我心想 『他媽的我平常跑都很好的阿!怎麼今天給我鬧這種痛!』

學長到旁邊跟著我跑,幫我打氣

「加油阿」

「撐下去阿,跑這麼慢,我走路都比你快!」

「你在跑什麼鬼阿,跑快點,腳步跨出去!」

我心想後頭落隊的人這麼多,學長卻在我旁支持著,真是他媽的有夠感動的 (死也要梗下去),學長同我跑至終點。十三分二十多秒,失常了,我真是跑的有夠慢。 (三千公尺15分及格)

一方面心理覺得讓學長、部隊失望,一方面又覺得學長一直都支持著我,很感動。XD 心情真是有夠複雜。

回到位置上,等著52人到齊喊卡算分數,後頭落隊的到齊後,最後卡在 14 分。很可惜,但有些人跑不過重測也是跑不過,我們有些幹部不是已經有一點年紀就是太胖,要不就是跑不過來,沒辦法跟上部隊。

昨天拎著行李要打包時,在樓梯中廊遇見學長

「學長好!」

學長點了頭,往樓梯口的方向走去,背對著我停了一下,冷冷的說

「要調去 *** 阿?」

「是」

然後就什麼話都沒說了,學長半低著頭,可能在想些事情吧。我猜想他沒有要說什麼?他平常話這麼少,接著,我走開了。我猜想,他應該很希望我留下吧。

但我還是離開了,離開了這個讓我依依不捨的連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