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5日 星期日

向前行

我沒有信教,但今日和朋友去了一下家裏附近的教會,想說最近幾日不太順心,去交點朋友也不錯。

看著那前方司琴彈的一手好琴,那背影怎麼像你,連髮型臉蛋都像。
朋友說「彈鋼琴那個女生在美國唸書,暑假放假剛回來而已」
『每年的這個時候你也差不多回來台灣了吧』我心想。

相隔在兩地,如今連條相連的心線都已斷去,過去的那些種種被你畫了一道分水嶺,我們好像變成兩個毫無關係的陌生人。

聽那牧師講道 『放下過去,向前行.. 』 『 放下自我、讓步、犧牲自我 』 ,怎感覺都是對著我說的?

也許若能做到 『放下自我、讓步、犧牲自我』 今天就不會是這樣的結果了吧!但對於 『向前行』 卻又覺得很無力,沒有辦法找到內心裡湧上的熱情,對於那曖昧的過程,卻怎麼都覺得麻煩,就算身體有慾望又怎樣,那也是不真實的、空洞的。

牧師說 「不是將過去忘掉,而是坦然的接受,否則就像被囚禁在過去的監牢一樣,無法走上神為你準備好的未來」 也許我還需要一些時間吧,直到我被安排的,遇見另外一個人。

彈了點琴,那些驚訝的話語、眼神還是如同以前那樣。認識了些朋友,然後回家,下午睡個午覺繼續讀 Professional Assembly Langu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