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5月24日 星期六

累人的特勤終於結束了,這次特勤算大咖的,出動了一堆人。一群人穿著黑西裝打領帶集合在大禮堂裡面還真是壯觀,有點像什麼 MIB 還是什麼黑社會集會之類的。

接下來要準備練習防射 (防護面具射擊),這使得我這個從未戴過隱形眼鏡的我也必須花錢買個拋棄式的來戴了。在部隊裡面很難認識很好的朋友?和兵大多都會有距離感,士官們大多也沒什麼時間可以聊天。也許是因為整訓中的關係吧?

90手槍破了40,挺有成就感的。據說以前的營長能夠打兩次都 50 (滿百)。90手槍真的不好打,雖然只有短短的25公尺,但那十分的那圈就小小一個點而已,打五發要打中那個小黑莓還真是不容易。

如果打太差,那就蛙跳過去看靶吧!打 T91 175 太爛也去看靶吧。

回到駐地每天卡哨日子過的還是比較快。

每次寫問卷總是有些弟兄不懂得想,寫了些讓人看了不愉快的東西反映上去,於是連長這次在休假前大方的吐露心聲,說了許多事情,包括他過去的種種事蹟。挺心疼他有隱疾還得天天熬夜的事情。有次犧牲休假時間替弟兄買草蓆,他休假時間本來是要陪他兩個月才能從金門回來的女友的。

我心想 『我以前還不是也得等上快 6 個月才能見到我前女友...』

不過在部隊裡面真的是比較封閉,連電腦網路都被限制住,別說用 MSN , Skype 了。我承認連長你比較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