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30日 星期日

心底偶爾出現的粉紅色大概被冰冷的海水捲走了吧,一夜之間便不見了。
我厭倦了,於是我又回到了灰色的世界。
如行屍走肉一般的過也好。

如我所說,為什麼這種事情不能像飲料機那樣簡單?
但是這樣說也不對,飲料機並不是沒有吃錢的時候。

天涯何處無芳草是騙人的。
當然到處都有草,只是都沒有你的份。

( 根本就是像小孩子一樣在賭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