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5日 星期二

該出發了

又到了該準備行李出門的時間了,像旅行似的,只是我一點也不期待這趟旅程。雖不期待,但也不抗拒,我不怕挑戰,也不擔心,甚至可能我又會非常融入裡頭的角色也說不定。我一直也都是這樣的。

只要想著身為軍人該有的樣子,自己的腦子就會莫名其妙的變化為軍人的頭腦。軍人的世界一直都是繞著小小的軌道運行著,每天每天都是重覆的事情,每天每天都在確認與一再確認的循環當中,我每天都是吼破喉嚨的聲音。切點切線切面對腳步對手線對槍線對腳步班面對齊,不論是什麼樣簡單的事情都必須要變得整齊劃一、乾淨、簡潔、快速才行。這就是軍人的風格。

我不自覺的開始會瞧不起那些娘娘腔、舉手投足像女人的男人,我無法抗拒的,本能的從心底產生了反感,但我沒有表現在言行上。我只是知道他如此下部隊之後不會好過吧。

這次我想選一本小書帶去就好。恩,那就帶『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吧,不要再傻傻的帶著一大本 Modern Compiler Design 或者 Advanced Compiler Design 之類的東西進去了。

可想而知,我那還未練完的 Chopin Etude 可能又要被荒廢了。說到鋼琴,鄧泰山 4 月 26,27 要來臺灣,希望我那時有放假才好,真想聽聽他的 Ballade 。

4/12-13 還有 OSDC.TW 呢!

這次的放假心裡出現了一種新的感覺,我猜想是某一種溫暖的顏色,我只希望不要讓這顏色從我心底流失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