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8日 星期六

軍中的朋友某日看著我的照片說道

「當初新訓看到你的時候,還有留個鬍子,真覺得你看起來超狠的,我都不敢跟你說話...」

我看著當初新訓拍的大頭照,平頭,鬢角、鬍子還未剪。

我才想到,難怪那時候班長都不太管我。

「不過你現在看起來好多了」

( 呃... 是因為眼鏡的關係嗎? )

話說昨日法律課程的教官提到了白曉燕命案,他提到白曉燕在尋獲屍體時,眼部瘀血,代表眼珠是在生前就被挖出來的。 ( 但當初新聞確沒報到眼珠這部份?) 聽到這我真覺得白曉燕真慘,而這年頭居然還要廢除死刑,那麼這社會哪來公理與正義?若真廢除死刑,我們還得耗費大量社會資源來養那些毒蟲。

但死刑光是送上幾顆子彈對像陳進興那樣的混蛋也太便宜他了,好歹鞭他幾下,把他性器割下,再來給他送子彈還差不多。

白曉燕命案 [wiki]
白曉燕命案始末

教官不錯,上課認真,上法律竟然能上得如此吸引人,一點也不古板僵硬,讓我覺得少聽到幾個字都會後悔不已。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