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給獨裁者 / 鄭炯明

給獨裁者

你可以把我的舌頭割斷
讓我變成一個啞巴
永遠不能批評

你可以把我的眼睛挖出
讓我變成一個瞎子
看不到一切腐敗的東西

你可以把我的雙手輾碎
讓它不能握筆
寫不出真摯與愛的詩篇

你可以把我監禁再監禁
甚至把我的腦袋砍下

而你仍不能贏得勝利

在歷史嚴厲的裁判下
你的憤怒只是
寒風中的一個噴嚏而已

2 則留言:

  1. 為甚麼是寒風中的一個噴嚏ㄚ?
    不懂耶

    回覆刪除
  2. 因為寒風中的噴嚏在歷史裡根本「微不足道」。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