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7日 星期六

Vim Tip - Bookmarks

標記書籤:

m[a-z] 單一檔案內
m[A-Z] 全域 ( 檔案間 )

'[a-z] 跳至書籤
'[A-Z] 跳至書籤 (全域)

取得書籤列表:

:marks

特殊書籤有:

''
The cursor position before doing a jump

"
The cursor position when last editing the file

[
Start of the last change

]
End of the last change

# Vim 書籤還算不錯,用很久了,不過還是有些不便。最近在想的是,有沒有像 NerdTree 那樣可以把 bookmarks 列出來,然後按個鍵就跳過去的。最好還能浮動顯示上下文 ( 我好像想太多了 XD )

2007年10月21日 星期日

近照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 Diana Krall

Video on YouTube
I walk along the street of sorrow
The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Where gigolo and gigalette
Can take a kiss without regret
So they forget their broken dreams

You laugh tonight and cry tomorrow
When you behold your shattered dreams
And gigolo and gigalette
Awake to find their eyes are wet
With tears that tell of broken dreams

Here is where you'll always find me
Always walking up and down
But I left my soul behind me
In an old cathedral town

The joy that you find here you borrow
You cannot keep it long it seems
But gigolo and gigalette
Still sing a song and dance along
Boulevard of broken dreams

2007年10月20日 星期六

我覺得一天之中最好的時刻,就是你睡的很舒服,逐漸醒過來,四周為都很安靜,空氣清新,沒有該死的機車聲、卡車聲,然後你舒舒服服的刷牙洗臉。

不過,很該死的周圍又開始出現各種噪音。

總覺得人就像烏賊,每當我騎車在路上時,更是覺得如此。我也是烏賊,我們亂七八糟的在錯綜複雜的馬路中橫衝直撞,排放噁心的廢氣而不自知。我想起人們拍的一部影片,他們稱裡頭的機器人為烏賊,但是我覺得其實我們也跟那噁心的機器差不多了,甚至更糟糕。

最近喜歡喝咖啡。

and i got a job. :)

2007年10月19日 星期五

給獨裁者 / 鄭炯明

給獨裁者

你可以把我的舌頭割斷
讓我變成一個啞巴
永遠不能批評

你可以把我的眼睛挖出
讓我變成一個瞎子
看不到一切腐敗的東西

你可以把我的雙手輾碎
讓它不能握筆
寫不出真摯與愛的詩篇

你可以把我監禁再監禁
甚至把我的腦袋砍下

而你仍不能贏得勝利

在歷史嚴厲的裁判下
你的憤怒只是
寒風中的一個噴嚏而已

2007年10月14日 星期日

乞丐 / 鄭炯明

我走在黑暗的小巷
沒有人看我一眼

我蹲在閃爍的陽光下
沒有人看我一眼

我躺在公園的椅子上
沒有人看我一眼

我暴斃在一家店鋪的門口
卻吸引成群看熱鬧的人

     -收錄於《歸途》

2007年10月13日 星期六

寫程式的理由

J: 問你喔,你為什麼喜歡寫程式啊

C: 因為我喜歡看很多文字排列組合,看到有一堆像蟲蟲的 code 爬滿螢幕就會覺得很過癮。在寫的時候,就覺得好像在雕刻什麼些東西似的,像是雕刻家一樣把具有特殊功能的怪符號填起來。所以我喜歡語文,喜歡日文中文工整的樣子,也喜歡法文那種像 Perl 一樣長得像一堆小蟲的文字,雖然我兩者都學的不好。 (XD)

J (一陣大笑)

C: 幹麼笑啊

J: 沒有啊,因為我以為你會說像是 "寫出讓很多人可以用的程式,就會很開心" 之類的答案咧 XD

2007年10月7日 星期日

Vim - Quickfix Window


平常用到 Quickfix Window 是什麼時候呢? 當你用 :make , :vimgrep 之類的指令時,產生的結果會顯示在另外一個新開的視窗,這個視窗就是 Quickfix,要自己叫出來就得用 :copen , :cclose , :clist 這類指令叫出來,但是 vim 並未提供 toggle 的指令,所以我們必須自己來。設定如下:
" QUICKFIX WINDOW
command -bang -nargs=? QFix call QFixToggle(<bang>0)
function! QFixToggle(forced)
if exists("g:qfix_win") && a:forced == 0
cclose
unlet g:qfix_win
else
copen 10
let g:qfix_win = bufnr("$")
endif
endfunction
nnoremap <leader>q :QFix<CR>
最後一行的 leader - q 就是透過一個快捷加上你的功能鍵來呼叫指令,leader 一般預設是 \ ,所以只要鍵入 \q 便可以叫出或關閉 Quickfix Window。而 copen 10 代表的是開啟 10 行高的 Quickfix Window。

寫實心境

http://mr6.cc/?p=1102
一生中的第一個難題,就是身為別人的「男朋友」或「女朋友」的「寫實心境」。懵懵懂懂的年輕男女之間,還不是很抓得到對方的心理狀態,男的以為他已經很努力的討好女的,女的卻覺得男的怎麼不夠愛她;女的覺得已經對他表示好感了,男的卻每天都來煩,不給自由空間。碰到這種事,愛情專家會說你們的「頻率不對」、「個性相反」或「不了解對方」,深一點的可能會說,「你們都還不懂扮演自己的角色」,但若以「寫實心境」的方式來詮釋,其實只不過是這對男女都離「寫實心境」太遠。男的當然不想把女的煩成這樣,但他就是誤算她的心,也誤算她對於事情的理解與判斷與情緒,所以一再的「踩線」,直到對方受不了而爆發,然後把一件原本簡單的事愈吵愈亂。
說的實在很貼切 :p

更改 Ctrl 位置



能夠這樣實在是太好了,省得按 Ctrl 按到累死,不過還是得需要一些時間習慣一下。

GNOME 下,System → Preference → Keyboard → Layout Options → Ctrl Key Position。

(再次把 windows 踢一邊 XD )

華麗的冒險

華麗的冒險
詞/曲:陳綺貞

長長的路的盡頭是一片滿是星星的夜空
這一趟華麗的冒險沒有真實的你陪我走
長長的時間的旅程充滿太多未知的誘惑
數不清對你承諾過的一切
還有多少沒有實現過

不願放開手
不願讓你走
瘋狂的夢沒有了你
還有什麼用

不願放開手
不願讓你走
不願眼睜睜的看你走出我的生活

今天太廢了

早上熟悉一下 FreeBSD , 在上面裝 KDE

接著讀了一些 perldoc ,下午練了兩個小時的琴
後來因為停電,所以去練了一個小時的吉他,就練練音階,古典教材之類的 ...
接著讀了一個小時多的 Aho Compiler.
一個小時的托福字彙。

最後真的沒事情可幹了,天色又暗,沒辦法看書,所以睡覺 ....
睡起來還是停電,所以吃飯。
吃完飯就有電可以看新聞了。

XD 晚上繼續讀 perldoc 。

哎喲,我很想澄清,Perl 根本就沒有像外人所說那樣無法閱讀。事實是,多樣化的 Perl 比較容易讓人摸不著邊罷了,但是那樣的 code 其實是很少的。

阿,真是讓人腦殘的一 PO。 XD

2007年10月6日 星期六

Vim Tips

動點創意,Vim 就會更好用。

煩人的冒號

平常常用 :q 有時候會打錯字,變成 :Q ...並且,冒號還得加上 shift ,想說 Normal Mode 下 ; 其實只是重覆搜尋 f,F,t,T 等搜的字元,使用機率很少,所以乾脆就這樣:

nnoremap ; :

這樣就可以少按一個 shift。

調整縮排

平常調整 indentation 很麻煩,可以這樣做:
nmap <tab> V>
nmap <s-tab> V<
xmap <tab> >gv
xmap <s-tab> <gv
如此一來在 Visual Block Mode , Normal Mode 按一下 Tab 或是 Shift-Tab 就可以方便的調整縮排了。 ☺

2007年10月5日 星期五

手相

說到夢境,就讓我想到手相...

小時候親戚對命理特有研究,看了我的手相,她說這是花心的手相。當時的我只是疑惑,後來國中看了不少亂七八糟的書,在裡頭看到所謂生命線、智慧線、事業等,若是有島狀、斷裂等,就代表會有 "不順" , "低潮" , 或者其他不好的事情,若在生命線上,則被解釋為大病、災難等。當時想說「喔!所以並非花心」 我豁然開朗... XD

除此之外看生命線、事業線還有年齡可以推斷,從掌心往手腕方向延伸,以 5, 10 歲為單位至 60 多歲,可推斷事件發生的年代。

再來看手紋的類型還可以看人格特質,譬如說 輻射狀的細紋 代表智慧型的人 ... 等等。

其中還有幾種特別的手紋,譬如說垂直三條線的手紋代表大富大貴... 你在看你的手嗎?我跟你唬的啦 XD

其實是,貫穿感情線、生命線、事業線,最後與智慧線合併的手紋才是。 :p

不過這都是玄學,聽好玩就好。

2007年10月4日 星期四

人魔 online

最近開始習慣 idle 我的 Blog 了... 因為其實有更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還是少花時間做重覆性質高的東西吧。

好好的抓緊短短的這幾個月!

話說,前幾天做了的惡夢,是個有關人魔的惡夢,在裡頭,人的獸性得以完全的發展,甚至是極致。由於人被付予了魔法,因此發展出各種殘酷、兇狠致人於死的殺人技術...

哎呀,在夢裡我本來只是在喝咖啡,接著認識了一個非常中性的朋友,非常的有智慧,我靜靜地聽她說故事,聊著聊著。之後突然在咖啡廳裡頭的另一端就開始上演屠宰場了。 (暈)

有人被架上咖啡桌,接著 ........ ^&*&^&*&^(*&(*&*&^*^% .....

我還被迫要在那兒看完整齣戲... 其餘的就不想說了,實在噁心。

我被迫加入那個組織,說是組織實在有點太好聽了,其實根本就是幫派。裡頭形形色色的人都有,有長的像書呆子、有的像吸血鬼、巨人、侏儒、野狼或者美女、龐克、或者搖滾樂手。此外,還有怪裡怪氣的老大,性格飄忽不定,連皮膚都有時白有時黑,輪廓深,有著如混血兒一般的姣好臉孔,穿著紅黑色披風,能飛,耳邊有蛇,能夠自由在身上長出類似豬籠草的致命植物。

接著夢的主題就是圍繞在那老大身上,所有事務以老大為主,說一就一,說一喊二立刻就被當眾開腸剖肚。朋友之間勾心鬥角就算了,幫派裡頭根本就是派系對立... (政黨惡鬥?)

我還夢見所謂睪丸麻糬的東西,這來頭就特別了。在組織裡頭,老大脾氣很差,無時無刻都在殺人,而他有一個御用廚師,專門處理屍體。一天,老大的御用廚師端來一盤麻糬過來,老大說,這是我們幫眾的入幫規矩,每人都得吃上一顆這個睪丸麻糬。睪丸麻糬顧名思義就是外頭是麻糬,裡頭是死人的睪丸。

理所當然的,為避免引來其他人的不滿,只好當眾吃下。不過皮不好咬,咬不破,但又因為是麻糬,所以直接吞又容易噎著,只好硬生生的咬開.....

說到這,當聽眾的我媽與我弟就開口大笑了,笑我怎麼做這種夢,一定是人魔系列的影片看太多了...

「我怎麼知道會去夢到這種東西啊?= =」

我弟頻頻問道 「你當時在哪裡?屋內?外頭?還夢見什麼?」

「我也記不清楚,你問這麼多幹嘛,你也想體驗看看嗎?= = 那又不是 online game ,哪有人想 online 就 online 的?這麼簡單? 」

「你那就是人魔 online 阿」

(囧)

組織內越來越多人被頭頭殺掉,像是做各種實驗一般,有的被鎚子慢慢鎚死,有得則被生鏽的釘子釘滿臉,又或者開腸剖肚,被當作食物享用...

接著,由於性命遭到威脅,我被迫殺了兩個人...雖然事後被奸細抖出來...

總之那個晚上就活在原始時代中,成天應付心理複雜的獸人。

所謂適者生存,睪丸麻糬象徵的也許就是去勢,以及權力的宣示吧!
----
還想聽聽別的夢嗎?有 巨人吃魚大便人 等等...

2007年10月1日 星期一

Re: 不能說的秘密

真是讓人難過的電影。
時光的距離,如同我們的距離一般的長。
見面的時間有限,應該要珍惜,只是我卻沒有珍惜。
要是我也能夠像他那樣回到過去找你就好了。

只是以前的妳、或是在你心中的我,已經完全死去了吧,並且還是因為氣喘而死去的 ..
而現在那些或許只剩下灘爛泥。

你現在,應該在維也納了吧。
祝你順利。

: ) 我會想念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