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24日 星期一

想起翠島 / 敻虹

長街與長街
私語著,一箇七月 

你乘淺笑的浪花歸去
那時,夏贈給你許許多多的
美,翠島的棕漣漪紋身的貝殼

那時,長街與長街。還衹是
為黃昏雨所彈的

二線歎息的細弦。

但是的,我走過了一季夏。
一季翠島的少年時期

記得甚麼?暮雨霧中舟漸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