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溝通

我一直覺得我在人際溝通方面開始有點障礙,一方面雖然一直嘗試以頓感將敏感壓制住,但總會使自己特別地不自然。或許倒也不是自己敏感的問題,我總是只把焦點放在自己的目標、自己是否聰明?、自己想學的東西、自己的生活,簡而言之,我就是個自我中心並且無可救藥的呆子。整天只想著跟電腦有關的東西,就連練琴、寫程式、看書,這些事情居然都只是一個人就能參與的活動,當然沒辦法注意到生活週遭其他事物。

雖然,我看起來並沒有忽略他們。

但我卻總是刻意迎合別人,看別人喜歡什麼東西,就聊什麼,就算不能討論,也能多問,而儘量不談關於自己的事物,不太有人想懂的,就算說了大概也沒幾個人會有興趣,因為週遭也太少人懂了,聊古典鋼琴?李斯特?

譬如某次有人問我說 『你最拿手的曲目是什麼呢? 』 我當場猶豫了一下,不過我還是說了:『恩.. 我比較喜歡彈蕭邦、李斯特 ... 』,話沒說完對方就一臉囧樣了,更別說接下去的話題。

我也曾嘗試說些朋友不曾接觸的東西,只不過大家總是興趣缺缺,所以發現情況不對,就得馬上適可而止,情況壞些,表面上可能看起來很 OK ,但是可能會有人在背後嫌你。

或許知識性的東西比較適合寫成文字給人閱讀,因為閱讀是選擇性的,只挑自己有興趣的部份來看即可,或者乾脆不看?

跟一般人相處也許沒這麼難,跟男人聊,就聊女人、汽車、電腦;跟女人聊,就裝甜嘴巴、講笑話、逗他們笑、聊電視劇、電影。只是如果你對這些都厭倦了呢?你願意為了迎合一個人,去看打死你也不想看的小說?改變自己原有的生活方式?一個人也許還好,更多人呢?

人的世界或許沒這麼複雜,只是如果距離普通人共同的事物太遠,就會接不上線罷了。我想,就是別讓自己佔滿了自己的生活,否則懂自己的人,也許最後就只有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