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

追風箏的孩子

心情低落的早上過完,下午三點便去誠品,原本計畫去找朱少麟的《燕子》來看。因為之前 S 小姐喜歡這本書,於是為了想趁假日多讀點閒書,我像是尋找知道不能說的秘密一般,前往尋找此書。不過店內只剩下「三合一」,問過店員之後知道已經沒有其他單本的《燕子》,只好罷手。

隨處在誠品內亂逛,像是沒有挑一本書出來讀就不甘心似的。首先我找了一本... 該死,我居然忘了書名。雖然隱隱約約腦中還殘留著那本書的畫面,白白濛濛的,好像有棵樹,不過已經枯了,封面上有五、六個字。可惡,還是看不清楚,只好作罷。

腦袋不靈光。

那本《不知道叫什麼的書》耗了我一些時間讀,虧他還有一堆推薦文,不過在我看來都是屁。那本書讀罷二分之一,說盡瑣碎無聊的事,就我看來書裡自以為的幽默,我一點也不覺得好笑 ( 美國人的幽默 ? ) 。甚有部份是和同性戀有關,和神父發生性關係 ( 男同志 ) 、變性、口交。

無言。

於是接下來挑選了另一本書來讀,是大家都和我推薦的《追風箏的孩子》,我一直都沒有把那些大家推薦的好書拿來讀,我一直沒有讀文學作品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我好一陣子沉浸在電腦技術等書籍,毫無吸收人文藝術的慾望,原因之二是好一陣子都在準備考試 ... ( 總之就是都在忙的意思啦 XD )

通常一本書如果讀了三分之一還沒能抓住你的心,就可以換本讀了。反之,就是能捉住人心的書 ( 好書? ) 。此書描寫的是在阿富汗的阿喀爾城鎮的「兩個非常要好的小孩」的友情故事,並且包含了戰爭、背叛、懦弱、親情等元素。

當然也不只友情,只是阿米爾想爭取父親的寵愛而....

接下來就爆雷了。

我一方面非常喜歡哈山的單純跟忠心,一方面又討厭主角的懦弱。阿米爾的父親與哈山都是見義勇為的類型,非常講義氣。阿米爾因為不夠男子氣概而不能得到父親的認同,歷經一場風箏比賽的廝殺,阿米爾贏了,也幫贏得父親的光榮,但誰知道這場勝利是骯髒的?哈山受盡屈辱而讓阿米爾能贏得父親的認同。哈山為阿米爾上刀山下油鍋,不管阿米爾幾次諷刺他、嘲笑他,都豪無怨言,還能天真的希望能和阿米爾和好如初,而當他越是如此,阿米爾越是惱羞成怒。他雖然羞於面對哈山,卻又再次背叛哈山。

然而這純潔的友情就因為阿米爾的懦弱、袖手旁觀,而導致哈山在 26 年後被戰爭的迫害而死在街頭。阿米爾怎麼喚也喚不回他天真無邪的「同父異母的弟弟」,只好從哈山的孩子身上得到補償,或者補償哈山。

一如後來阿米爾的父親為同車的夫妻正義的挺身而出擋下了俄國士兵無理的侵犯 ( 差點就死在車上 ) ,阿米爾在得知哈山被殺害後,便前往被塔利班佔領的阿喀爾,想帶回哈山的小孩。

而在與那小時候的惡人 ( 當初欺負哈山的那人 ) 打鬥時得到心理的補償,雖然最後的勝利來自哈山小孩的哈山式攻擊才將那惡人的眼睛打爆。 XD

阿米爾小時的故事,也不禁讓我想起小時的我 - 體弱、沒有勇氣、喜愛閱讀 ( 只是我讀的不多、寫也寫不好 XD )。一位善良的朋友總是在我弱勢之時為我挺身而出,有好一陣子他都會替我說話,讓我在團體中不遭到排擠。我還記得他的名字,他叫做張中宇。他同哈山那樣單純善良,我也一直待他很好,總是會帶家裏零食和他分享 ( 那時家裏是雜貨店 ) ,這樣的友情一直非常順利,只是我想我們很幸運的沒有遭受到像阿米爾那樣的考驗。

讀完此書,我前一刻的價值觀已經遭到翻覆,見識不多的我讀了如此對戰爭描繪深刻的作品,不禁讓我對我們現有的生存方式感到感慨,聰不聰明倒也沒這麼重要了,人生一眨眼就過去了,歲月摧人老,有什麼知識又是比友情、親情更重要的呢?

我突然想到 《奪魂鋸》 裡頭說的一句不錯的話 -『當你知道要珍惜的時候,總是因為面對死亡這個動機,才懂得珍惜。』人都是如此,當面對死亡與戰爭之時,才懂得珍惜又有何用呢?

當店門關的時候也正是我倉促讀完此書最後一頁的時刻,雖然我讀的不快 ( 為何要快呢?能夠慢慢的咀嚼文中的奧妙與味道才是閱讀的趣味所在。 )

回程的時候經過一條街,想起有位國中同學就住那裡,我還記得他姓陶,綽號叫『掏雞雞』,本名是.... ( 該死的,我又忘記了 ,居然本名記不住,這麼難聽的綽號還記得起來 )

不過我還記得當時是玩板 ( 滑板 ) 的同伴,這位掏先生也是三分鐘熱度出名,每次出來練板,就開始發揮打嘴砲的功力。 ( 笑 )

我還記得國三,我「曾有」個好友蔡耀仲,只不過我們彼此都沒有同哈山那樣的善良單純,有低頭向對方和好的勇氣。 他本人現在應該還在哥斯大黎加吧?

未來還有好多事得面對的呢!